相关文章

《杭州记忆》出版 一本画册“复活”8000年记忆

来源网址:

  20世纪20年代拍摄的杭州城站。

1929年西湖博览会开幕日拍摄的博览会大门。(均杭州市档案局供图)

  8000年前的跨湖桥文化,留下了世界上最早的独木舟;5000年前的良渚文化,被誉为“中华文明的曙光”;五代吴越国和南宋王朝定都之地……杭州的历史记忆,恰如一部历史人文的经典藏书。

  杭州市档案局(馆)利用馆藏图片档案的优势,精选了数百幅新老照片,采用历史和现实相结合的方式,编辑出版了《杭州记忆》画册,以图文并茂的形式、通俗易懂的文字,穿越千年时空,向读者娓娓讲述杭州厚重的历史故事。

  翻阅千年城市年轮

  “杭州的历史太厚重,每个时期都有写不完的话题。《杭州记忆》以杭州历史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为线索,简明扼要地介绍了杭州自跨湖桥文化至2016年G20杭州峰会时期的发展情况。画册将从古至今每个时期的杭州完美展现出来,向读者呈现千年古都、文化胜地、创新之城的独特韵味。”《杭州记忆》执行主编、杭州市档案局编研处处长方健介绍,翻开画册,前两页就是跨湖桥文化。跨湖桥文化代表着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,画册仅精选了6张先人们使用的最具代表性的狩猎工具、陶器、独木舟,再配上短短数百字的说明,便还原了跨湖桥文化。厚重的良渚文化,也不过是十几张照片及不足千字的介绍。“大禹治水、春秋吴越争霸、秦置钱塘县、东汉驻防海塘大堤西湖形成、隋唐江南运河、白居易治理西湖、南宋王朝建立、元代繁华杭州……213页的画册,采用文字和图片、历史和现实相结合的形式,浓缩了杭州8000年的历史,每一张图片都经过精挑细选,很具有代表性。”

  “《杭州记忆》还记录了很多杭州人不知道的秘密。”方健说,譬如提到杭州美食,大家一定会想到楼外楼,可鲜有人知道楼外楼开业于清道光二十八年(1848年),更不会知道当时的楼外楼是什么样子;还有,王星记扇子为光绪元年(1875年)王星斋始创,当时便被誉为“杭产三绝”,名扬天下,等等。方健介绍,近代随着照相机的出现,杭州很多的历史被定格在照片中,这些老照片能唤起杭州人对老杭州的回忆。

  记录近代杭州诸多“第一次”

  2013年投入使用的杭州东站已成杭州地标性建筑。追溯历史,杭州首条铁路是连接杭州与上海的沪杭铁路。《杭州记忆》 里的一张黑白照片记录下了1909年8月沪杭铁路正式通车典礼的瞬间,而其背后展现的是浙江商人的满腔爱国热忱。1905年7月24日,为抵制英美列强掠夺浙江铁路权,代表浙江省十一府的绅商汤寿潜、张元济等160余人在上海斜桥洋务局集会,决定成立商办浙江全省铁路有限公司(简称“浙路公司”),集股自办全省铁路。1905年沪杭铁路开始勘测设计,1907年8月铁路江墅线竣工通车,结束了杭州没有铁路的历史。1909年8月13日,沪杭铁路沪枫、杭枫两段接轨,沪杭铁路浙江段建成通车。

  1908年10月,江苏候补道刘思训和商人杨长青等人投资3万元,在杭州筹建官商合办浙省大有电灯公司。1909年,公司在今建国南路的板儿巷动工建造发电厂。次年7月8日,发电厂建成发电。电厂所产电力全部用于城区商业中心清河坊、保佑坊的照明。由此,杭州开启电气化时代的进程。

  杭州的第一条现代城市道路又是何时修建的? 拍摄于1928年的黑白照片记录的就是当时的湖滨路———此前10多年,这里还是旧时的旗营。“杭州现代城市道路的修建始于1912年。那一年,浙江省民政司成立,开始修建杭城道路,先行修筑的是连接当时羊市与章家桥的一段道路。1913年,开辟旧旗营为新市场,拆除旗营城墙开辟道路,一等路有迎紫路、延龄路、湖滨路、平海路共4条,二等路有仁和路、吴山路等23条。”方健介绍,民国以后,随着杭州城区的扩大,旧有街弄小巷的石板路拓宽改建为柏油、弹石道路,国外汽车渐渐被引入,杭州公共交通得到发展。1922年冬,杭州永华汽车公司开办,开辟了杭城第一条公交线。画册中一张黑白照片定格了1929年杭州湖滨公共汽车行驶的瞬间,而这条公交线就是现在杭州湖滨至灵隐路 (7路公交) 的前身。

  历史宣讲也可以很“接地气”

  “杭州为什么叫杭州?杭州西湖是怎么形成的? 为什么南宋都城叫临安,为何不是现在的临安?常常听到不少杭州人问类似的问题,他们对杭州的历史很迷惑,求知欲也很强,渴求了解杭州。”方健指着办公桌上两本厚厚的《杭州通鉴》 告诉记者,《杭州通鉴》分上下两卷,详尽介绍了杭州的历史。但是,《杭州通鉴》 全书共393万字,厚厚的两本书数公斤重,估计没有几个人能静下心看。

  “《杭州记忆》其实是《杭州通鉴》的‘精简版’‘通俗版’,这本画册通俗易懂、图文并茂,也符合当下年轻人的阅读喜好,很‘接地气’,所以深受读者欢迎。”方健介绍,通过《杭州记忆》展现杭州的历史、西湖自然和人文景观的变化过程,反映杭州乡土风情的演变历程,是杭州历史文化遗存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它不仅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,就其纪实性而言,是杭州最美的档案,弥足珍贵。